以空间正义引导网络空间主权的实践

第一章 网络空间本体认知

第一节 从网络到网络空间
一、网络与网络空间概念有别

网络与网络空间两个词如今都被广泛使用。在我国官方表述中也经常同时出现,特别是网络主权与网络空间主权这两个用语,在我国法律中十分常见。《网络安全法》第一条规定,“为了保障网络安全,维护网络空间主权和国家安全……制定本法。”2016 年《国家网络空间安全战略》提出“网络空间已经成为与陆地、海洋、天空、太空同等重要的人类活动新领域,国家主权拓展延伸到网络空间,网络空间主权成为国家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尊重网络空间主权,维护网络安全,谋求共治,实现共赢,正在成为国际社会共识。”这些文件里只出现了“网络空间主权”,未出现“网络主权”。但在历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我国领导人的致辞中又使用了“网络主权”,而非“网络空间主权”。2017 年外交部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网络空间国际合作战略》提出,“明确网络空间的主权……为信息技术的发展以及国际交流与合作营造一个健康的生态环境”,“中国参与网络空间国际合作的战略目标是:坚定维护中国网络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更好造福各国人民”,于一份文件里同时使用了“网络主权”和“网络空间主权”两个概念。由于网络与网络空间都经常与主权一词连用,在国内外法学领域又不曾对两个概念区分作严格研究,因此法学学者一般不认为这两者之间,包括在与主权一词连用时有何区别。我们在一些文件中也可以看见这一倾向,比如在《网络空间国际合作战略》的官方译文里,网络与网络空间皆译为了“cyberspace”,显然译者不认为两者有何区别。

然而“cyberspace”从其单词结构来看,还有“空间(space)”的概念,因此在将该词引入我国时,若直接翻译为“网络”,显然忽略了其“空间”内涵。而在西方国家和国际组织的英文官方文件里,网络会用另一个词“network”代替。由于如今国际和国家层面的治理所涵盖的网络问题都是互联网领域问题,所以“network”有时也会直接指摄互联网,从而与“internet”一词并用。另外也有许多国外政府或国际组织官方文件用“cyber”来表示“网络相关的”。因此“network”、“internet”、“cyber”、“cyberspace”有时会交替出现在西方国家官方文件中。比如在 2002 年 OECD 通过的《网络和信息系统安全指南》中,网络的英文对应单词是“network”。1英国《英国网络安全战略 2011-2016》提到,在政府通信总部世界级的网络(cyber)安全专业能力之上,政府已经在增加我们从规模和速度上识别来自网络空间(cyberspace)且针对英国网络(network)的演化中的复杂威胁的新能力和技术基础设施方面作了投资。2015年的《美国国防部网络战略》提出,国防部网络(network)的网络(network)防御行动构成了国防部网络空间(cyberspace)行动的主体。
.........................




作者:论文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