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语言表达艺术对创作者的美学规约

本文是一篇博士论文研究,笔者认为有声语言表达艺术不能仅局限于经验性归纳与规律性总结,更需要从思辨的维度进行体系性的理论建构和艺术本体性的文化研究。关于有声语言表达艺术最容易引起误解的是从其字面含义与具体呈现角度将其视为一种仅具有实际操作意义的艺术表演。这样一来,有声语言表达艺术自然而然被等同于艺术技巧的归纳与总结。但是,毋庸置疑的是,有声语言表达艺术并非仅具有技术手段层面的意义与价值,更不能将有声语言表达艺术作为一种可重复性的方法论应用。其实,有声语言表达艺术除了现实具体操作之外,更内蕴着无限可供开掘的审美文化资源。从历史的纵向发展历程来说,有声语言表达艺术作为一种鲜活的语言样本与艺术实践,不可避免地带有不同历史时期的时代烙印,普遍性的审美文化心理与共同性的价值追求自然而然是左右其发展的风向标。

第一章   “中”:有声语言表达艺术对创作者的美学规约

第一节   “中”的基本内涵与有声语言表达艺术的创作
一、“中”作为中国古典美学范畴的基本内涵
如前文所述,所谓“中”,即适中,可以简单理解为事物处于一种不偏不倚、既不显得匮乏又不显得过剩的存在状态,其强调运动主体或情感主体始终处于两个相对立的因素或两个极点的中间。故而,《礼记·中庸》中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礼记·乐记》中又说“中正无邪,礼之质也”。“中”的概念是与“和”的概念紧密相连的,或者说,在中国古典美学的论域内,对“中”的理解要基于对“和”或者“中和”理解的基础上,在朱立元先生看来:“‘中’作为一种与‘和’相关的概念,既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的地方。‘和’是把杂多与对立的事物有机地统一起来;而‘中’则是指在‘和’的基础上所采取的居中不偏、兼容两端的态度。儒家论中和,偏重于把其作为道德准则及行为方式的中庸哲学。这种哲学体现在审美观念中,就形成了‘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审美理想。”①这样说来,“中”在中国传统的思想体系既是一个审美范畴,又是一个道德范畴。

在中国美学史中,“中”是一个起源极早,又极为重要的审美思想范畴。美学学者张法先生在其所著的《中国美学史》中,“中”被认为是中国传统美学的文化核心与审美原则。张法先生从中国古人对建筑房屋的地理选择、方位布局,从他们原始宗教仪式场地的规划,从中国古人思想观念对北斗七星的认识、从中国古人的时间测算与计量方法等多个角度来考察“中”,他认为:“从原始文身到朝廷冕服是以仪式中的人为主线看远古的演化。文身之人是在一定的地点进行仪式的。与人之文同时演化的仪式地点的演化就是建筑的演化。以仪式地点的演化为主线,一个中国文化和中国美学的重要概念浮现出来:中。”
而“中”(特指发平声的该字)这个汉字无论是在古代汉语词汇系统中还是现代汉语词汇系统中都有着极为丰富的含义。在古代汉语中,其一它有“内,里”的含义,《论语·为正》中即说:“言寡尤,行寡悔,禄其在其中矣”;其二它可指代内心,《汉书·韩安国传》中说:“其人深中笃行君子”;其三有“中间,当中”的含义,《孙子·九地》中说:“击其中则首尾俱至”;其四则其同“正”,《后汉书·杨震传》中说:“不奢不约,以礼合中”;其五则有“一半”之意,曹植《美女篇》云:“盛年处房室,中夜起长叹”;其六有“中等 ”之意,《汉书·司马迁传》中说:“夫中材之人,事关于宦竖,莫不伤气”;其七有“适当,适中”之意,《后汉书·安帝纪》中说:“朕以不明,统礼失中”①而在现代汉语体系中,“中”的含义多达十一种②。
......................




作者:论文网
返回顶部